一曲千江

知君仙骨无寒暑
千载相逢犹旦暮

全职*基三*农药

一个歌霸??歌刀??人设

长歌x霸刀
是个奶歌没错!

柳榆与别的霸刀弟子不同 他虽也一同习武 但生性冷淡 极少与别人说话 连庄主嘱咐他什么他也只是点头应着 许多人都以为他是个哑巴
只有当他听见杨艺的琴声之时,脸上才会露出专注的神情。
杨艺是个傻子,别人都这么说。因为他从来都只会弹琴,他的琴里没有剑。有人问他要是有人欺负你怎么办,他只笑笑说有柳榆呢。而事实上柳榆确实把他保护得很好。

鱼跃你纸上3

3

几条街走下来,我已经吃得走不动路了,摸着肚子直摇头,叶问酒还是笑脸盈盈地扶着我去看河灯。
他盯着花灯出神,说你让我想起来我的一个朋友,他也可喜欢吃了,我每次带去的烤鸡他能全吃完......
咳,反正在夜色里他也根本察觉不到我的脸红了。
他叹了口气,又接着说,明日我就要北上去洛阳了,听说军中战事吃紧,各门各派都开始想办法支援唐军了,我身为山庄弟子自然也不能袖手旁观……
我思索了一番,表示听不懂他的话。
他笑笑揉了揉我的头发,解释道:"就是有个坏家伙要伤害我们的家人,要烧了山庄里的银杏树,还要把池塘毁了,所以我得去跟他打架啊。"
我问他,什么时候回来?
他捧起我的脸捏了捏
“等到把坏人赶跑我就回来,你要等我啊。”
我点头,好,花灯里写,等叶问九回家。
放手的那个瞬间,花灯轻轻地打了个旋儿,又往更远的地方飘去了,奶奶说过,花灯会承载人们的愿望,并将其传达给河神,若有幸被河神看见了,就能愿望成真。
没两日,问九便收拾行李离开了,走之前他教了我一些简单的轻功,让我好好练习等他回来。时间久了,我便也习惯了这双腿,轻功上的悟性开始好起来。
成天蹲在院子里擦雕像扫落叶,也偷学了好些功夫,但是山庄里的弟子都能拿得动重剑,我却拿不起来,没法,只得求着铸剑的师傅给我打了柄匕首,灵巧轻便。

一日,刚完成上午的功课,我正依着扫帚发呆,却看见屋檐上一个黑影迅速地掠过去了,起先还以为是什么燕子麻雀之类的,过了一会儿又听见匆匆的脚步声,一个大活人就从墙那边翻了过来,啪叽一声摔在了地上,正巧与我碰了个照面。我心下一惊,准备去摸腰上的匕首,不料这人却哭了起来,手里抱着的食物撒了一地,乍一看是个浑身都是泥土脑袋上还顶了个鸟窝的小孩儿。
这小孩儿不会跟我一样是燕子变的吧?
"喂,燕子精,你哭什么啊?吃的没了可以再做呀。"
小孩儿这才抬头看我,抹了一把眼泪爬了起来。
"我才不是什么燕子精,我是丐帮第一千九百八十代弟子江河!"
"你们丐帮就是教你们以偷东西为生的吗?"
"我才没有偷东西,时局动荡,战乱频繁,我听闻藏剑山庄是天下最有钱的地方,我是来要饭的!"
"那你跑什么啊??"
"我妹妹……已经饿了好多天了,我就想试试新学的轻功,希望能快一点儿赶回去。结果……"
眼看着他又要哭起来,我连忙安慰他。
"哎,你别哭了,我带你去拿点吃的吧。"
我带他来到厨房,他却只挑了几个馒头用带来的布包好背起来,他再也不敢用轻功了,只得神情低落地走出去。
我心念一转,便叫住了他。
"小丐帮,你给我指路我带你飞怎么样,别看我只是个扫地的,我轻功可好了!"
"真的吗,那……试试吧"

他们住的地方,就是山庄不远处的一座破庙,没一会儿功夫我就把他拎到这儿了。
我们刚落地,便有一只紫色羽毛的隼也落下来了,它似乎受了点伤,爪子上还紧紧地抓着白色信卷,小丐帮跑过去把它抱了起来,放在稻草堆上,展开信看了半天,又开始抓耳挠腮。
"噗,你去给你妹妹喂吃的吧,我来帮你读信。"
"可是这事关……"
"我知道,我在山庄也曾陪着少爷处理过军务,不该说的我不会说。"
"好,那多谢你了。"
说完他便小跑着去庙里找妹妹了。
我展开信条,上面只有带血的四个字。
潼关失守。

第二次终于买到了呜呜呜
一个粗暴的repo
太太们都超棒的啊!!!
喜欢叶蓝太好了!!!!

@2018叶蓝台历情报公开处

鱼跃你纸上2

2
虽然变成了人,可我却开始迷茫起来,从前没想过要去别的地方,现在也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我仍是日日来到这湖边,凭栏而望,终日发呆,唯一不同的是,多了一把他送我的伞。
这把伞让我觉得,我现在的处境不像是梦,是切实发生了的。
"诶,姑娘真巧啊,又是你。怎么,是对这湖情有独钟么,还是在等什么人啊?"
我见了他,只是十分惊慌,然后把伞递给他,努力张张嘴挤出一个"给"字来。
他愣了一下,收下了伞,然后一手撑着下巴偏过头望着湖面,像是在思索什么。我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能盯着他金黄色的发饰发呆,真好看啊,这个马尾。
他突然咳了一声,清了清嗓子说,"近日镇子上有个灯节,还蛮热闹的,不知道姑娘......有没有空赏个脸陪在下前去呢。"
"我……"
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了,他挠了挠头想起了什么,又说:"是我唐突了,还没有问过姑娘姓谁名谁呢!"
这倒是难着我了,我还从未给自己取过名字,只知道这山庄上下都叫叶什么的,那我也随着姓好了。
"叶鲤"
"那叶鲤姑娘,你可愿意?"
"好"
"那明日我再来这里找你。"

这人间的一切,对我而言都是稀奇的。
原来我只有那一方池塘,最多最多能游遍山庄,可是现在我有好大一片去处可以溜达。
这灯市还是第一次来,心里自然十分欣喜的。
他温柔地牵着我的手,冬日里我竟觉得有些温暖的感觉。
才逛了一会儿,我手里的各类糕点都装满了一个篮子,他还在喂我吃甜丝丝的糖葫芦,咬破外面的糖壳里面又有点酸,我吃了两颗便受不了了,剩下的就扔给了他,他皱了皱眉迟疑了一会儿,却也还是吃掉了。
"来来来算命了算命了,有缘人让在下为你解签啊!"
路边一个道长一边冲我们挥手一边吆喝着,他看起来很不屑的样子,但我实在好奇想试试,便拉着他的衣袖小声地问他"可以吗",他便无奈地点了点头。
只见道长排开一些铜钱,问了我生辰八字(自然是我瞎编的),闭上眼睛,一只手开始算了起来。
几分钟之后便睁开眼睛面色凝重地说"姑娘你命中有一劫,不,也可算作两劫,其一你已经中了,全靠你扛过去。其二嘛,就有些麻烦了。"
"道长此话怎讲?"我刚想开口,他便问了道长。
道长没有回答,只是拿出签筒让我抽了一签。
他拿起签文一看,叹了一口气才说"此劫确实有法可解,但最后还要看姑娘愿不愿意解了。"
我听不懂他说些什么,难道指的是我变成人这件事...是一劫?
他果然也是一头雾水地看着我,随即便摇摇头付了钱拉着我走了。
"这道士满嘴胡话,算不准的,叶鲤你别听他的,我们去吃好吃的吧。"
"好好好!"
管他什么劫不劫的,我只想吃奶奶说过的绿豆糕桂花糕甜酒汤圆儿!

鱼跃你纸上1

一个老套的锦鲤精梗,画风清奇。

我是一只锦鲤,一只差点被噎死的锦鲤。
按理说作为锦鲤应该不会这么贪吃,但是这个人他妈的喂的不是鱼食是烧鸡啊,贼几把好吃啊。
不要好奇为什么锦鲤会吃鸡,就是吃了怎么的。
我奶奶说我不应该吃鸡的,锦鲤就该吃点馒头屑啊正经鱼食什么的,我这么吃怕是总有一天会出问题。
我一开始不在意,后来果然出问题了。
有一天我醒过来的时候,我发现我长出来跟那个喂我的人一样的手和脚。
很愁,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奶奶说人都是要穿衣服的,说着把她年轻的时候偷来的衣服给我穿了,听说是从秀坊偷来的,可是我不会梳头发,就任由它披散着。
有一次,我趁着没人经过偷偷从水里爬起来,竟然发现离了水也完全能呼吸,那个人这么神奇,所以才能吃烧鸡这么好吃的东西吧。一边想着一边漫无目的地到处看,直到被另外几个姑娘的嬉笑声给吓着。
这几个都是那个人房里的丫鬟,平日里十分活泼,一点儿也不怕生,即使是遇到了这样不修边幅的我也只惊讶了一分钟,他们惊叹着哎呀这姑娘的头发真好看,摸起来也好舒服啊。
就这么一边说着一边给我梳了头发,湖面上我的倒影也变得清晰漂亮起来。
"啊,还有点儿不对,"为首的那个丫鬟手撑着下巴略作沉吟,突然一遛烟跑进房里,摸了一个檀木盒子出来,从里边取出两只扇子形状的钗来,插在了刚刚绾好的头发里。
"嗯,这下没错了,我见过秀坊的姑娘都这样呢。"
我被摆弄得不知所措,心里只想着那个人今天会不会来。
我并不是想那个人,只是他身上烧鸡的味道很香啊。

倚着栏杆望着平日游过的湖面发呆,不知道过了多久,那个人终于来了,可这次却没有带烧鸡。
好气啊。
突然就变得心烦意乱起来,虽然一条锦鲤好像不应该会有这种心情,但是我现在也算是一个人了吧,很怪。
那个人越走越近,终于我听到了他温和清冽的声音,"姑娘,此处风大雪厚,姑娘为何要在此发呆。"
我下意识张了张嘴,却并没有发出声音来,我还没学会怎么说话,便只是抬眼看着他。
只见那人不由分说的撑起一把红色的伞来,上面星星点点的有些白色的小花。
"这把伞就送给姑娘了,还请姑娘保重身体才是。"
他的笑容在冬日的阳光下显得十分温暖,就像初春破冰时的声音一样,使我刚刚生而为人的心欢呼雀跃起来。

#好久不见小刺猬#

从前有只小刺猬,喜欢上了一条蛇,危险又美丽的身姿。
但是蛇不吃它反倒天天和它一起玩。
小刺猬每天都很开心,因为原来都是一个人待在山洞里没有人陪他玩。
冬天快到了,小刺猬发现蛇对他越来越冷淡了,出现的次数也越来越少。
直到有一次蛇终于失约了,小刺猬很难过。
但是它也不问,只是每天到约定的地方等蛇。
冬天来了,呼啸的寒风和滚滚的大雪也来了,小刺猬被吹的睁不开眼睛,可它还是每天来到这个地方等蛇,小刺猬不知道它住在哪里。
小刺猬不知道蛇要冬眠。
等到下一个春天再来的时候,蛇蜕了一层皮,长得比以前更美了。
再见到小刺猬的时候,蛇没有认出他,他也没有认出蛇,他问蛇,你见过一条蛇吗,它的鳞片在太阳下会有流光,他穿梭在丛林之中的样子美极了。蛇说,我没有见过比我还要好看的蛇,对不起没见过。
小刺猬很难过,他再也找不到那条蛇了。
很多年过去了,蛇孵了小蛇,小蛇长得很像蛇年轻的时候,小刺猬偶然间见到了小蛇,才知道蛇就是那年的蛇。
但是它不敢再接近小蛇,只是在远处看着它,看他们一家子过得很开心,小刺猬觉得也挺好的,只是心里总有些那条蛇的影子,就算知道蛇已经忘记了自己,也总是抹不掉这影子。

之前忘记发的一个糖!

藏秀

冰心走在灯市上看着过往行人欢声笑语,成双成对,她似乎想起来好像也有那么一个人曾经在她身边的,那个人喜欢吃桂花糕,体弱容易生病,一点都不像正经藏剑弟子。
算上今年,已有8个年头没有见过他了吧。
看着河里漂浮的莲花灯,冰心想着,不如许个让他回来的愿望吧。实际上冰心也不知道他到底去了哪里,那人只说会回来,没说什么时候,也没说回来哪里。
写好愿望笺放进去,冰心用手轻轻托着灯,放在了河面上,便双手撑着下巴靠在石桥边,望着那烛火发呆。
突然有个人从身后环抱住了冰心,她吓了一跳正想破口大骂,便闻到了熟悉的银杏叶的香味儿,自他走后几年,冰心常去看他院子里的银杏树,等它一年又一年地变黄,摘下来当香包。冰心的心跳突然就加快了,难道是他回来了。
"秀姑娘,可许在下与姑娘一同赏灯?"
"......"
冰心慢慢转身,日思夜想的人就出现在眼前了,她只是呆呆地看着藏剑,突然流下眼泪来。
"别哭啊秀姑娘,妆要花了,变丑了。"
"你?????"
冰心刚抬手想锤藏剑,便被藏剑抓住了手腕,按在了藏剑胸前,尔后便是一个绵长的吻。
冰心气喘吁吁地瞪着藏剑,藏剑只是一脸笑意,一双迷人的眼眸认真地看着冰心。
"秀姑娘,我思量了8年,山庄什么都有,就是缺个你,嫁我可好?"
这时候,不知道哪里突然炸起了烟花,升上天空开出好看的花儿,又有数不尽的孔明灯开始冉冉升起,闪烁着点点光芒,人群都欢呼着指着天空。
路人都议论纷纷,只说这孔明灯的来历,藏剑山庄的小少爷说喜欢的姑娘喜欢孔明灯,因此找了各家作坊赶制了一批出来,每一盏上都是小少爷亲手题的字,甚是用心啊!



月伴晨星

露婵
绯红之刃x异域舞娘
ooc属于自己
可能是个长篇

婵儿你要打蓝吗?嗨呀手滑按了惩戒!
婵儿你要带线吗?看我看我帅吗我能滑四次大!
婵儿你要5杀啦来来来给你!都不准走!哎你怎么死了!
峡谷里每天都充斥着露娜一声声深情的婵儿,但是貂蝉从来都不想理会这个穿着红衣短发的女子,甚至还觉得她有点儿烦,每次都在关键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眼前,这次又抢了她的5杀。
"你能不能不要跟着我?"貂蝉终于忍受不了开口凶她。
"我这是,为了保护你嘛!毕竟我的婵儿这么好看峡谷第一美人,要是被哪个宵小占了便宜我可是后悔都来不及啊!"
"......"貂蝉看也没看她的嬉皮笑脸扭头就走。

貂蝉回想起与露娜初见那天,露娜一身红衣,利落的短发,手中那燃烧着的兵刃最为夺目, 在人群中穿梭的样子尤为帅气,只是貂蝉从未看清她的脸,只能看见她一个接一个的击杀。
直到她有一天路过蓝爸爸,听到草丛里突然冒出一句"月光啊,闪爆他们!"
"?????"
貂蝉手中的花球吓得扔了出去,刚好打中了残血的蓝爸爸。露娜刚想生气,冒头看见眼前的貂蝉,"仙。。仙女!"
"......抱歉。"
"嘿嘿没事没事,你拿你拿!"露娜对貂蝉笑得十分灿烂。
貂蝉转身去清兵线,露娜就躲在中路的草丛里。
直到貂蝉升了4级,露娜还蹲在这里。
"你不去抓人?"
"不去不去"
“那我去”
貂蝉就往下路走,刚开了大准备击杀,就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窜了出来,脚底下还踩着蓝爸爸。
"......"
这是露娜抢了貂蝉的第一个人头。
"嘿嘿,我先走啦!"
话音未落貂蝉就看见露娜身后的追兵,赶紧往防御塔底下躲了一躲。
一万个人在追她......





木头的心*推歌


听着这首歌脑子里都是盗墓笔记的气氛,想起来小哥和无邪一次次被困在好多地方的时候,前途未知只能看着对方的时候。
不知道在写什么x


失足掉下悬崖的两人,却发现下面是一片小湖,一时间不知道是喜是忧,可依照当地人的传说,"掉队的人找不回路。"就算他们爬出了这个裂缝,还是找不回正确的路了,这意味着他们永远都要被困在这里了。
他看着眼前泛着白光的湖水,不远处的冰山,脑子里一片空白,心里澄净得很。
在这里什么也听不见,只有不远处系在木杆上的竹筏被水流碰撞的细小的声音。
"反正也回不去了,我们划竹筏到处看看吧。"
"好,你来撑竿。"
说着两人便上了竹筏,划到一处稀罕地界,明明是封闭的空间,这里却照进来一丝阳光,冰山的影子映在了湖里,笼在了前面人的背影上。他突然停下了,任竹筏飘在湖里。忍不住开口打破了寂静:"回不去了真的没关系吗?"他回答道:"没关系,现在这样就很好。"

太太努力产粮我也想为信蝉添砖加瓦啊呜呜呜

街头信x圣诞蝉
突然的脑洞x

又是一年圣诞节,今天貂蝉也穿上了红色的小披风在街头派发礼物。“鹿角真可爱啊。”从远处偷看她的韩信想着。突然貂蝉身后来了几个混混,态度轻佻想掀貂蝉的帽子,还有的手已经快摸到了短裙边缘。韩信啧了一声,扛起手中的枪就从天而降挑飞了这群人,“喂,只能看不能摸。”谁料到这几个混混也不甘示弱,于是就这么打了起来,几个回合下来两方纷纷挂了彩。韩信摸着被打出血的鼻子杵着枪,默默地靠在了屋檐下看着落下的洁白雪花发呆。“给你,礼物。”貂蝉突然笑着出现在自己眼前,韩信被吓了一跳,神色慌张“我??我才不要这种东西。”貂蝉拿了医疗箱就自顾自地给他包扎起来,“不要就扔了。”韩信别扭地脸红了,偏过头小声嘀咕“这种大家都有的礼物有什么好的,我想一辈子看你给我跳舞啊。”